主页 > 超级变态传奇 >

渐渐的我的眼睛已经湿润
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18:13

五区浩然据不完全统计,已经有5把屠龙现世(编者语:这要多少金刚石啊),玩家独孤城与泡筒是狐狸在浩然之好友,得知竟然锻到玛法人梦寐以求之至宝,在大号已没时间的艰难条件下依然带给我们了这两位帅哥的风采!这两位大虾之屠龙皆为今天凌晨所锻造,独孤的第一次就KO搞定,泡筒稍微惨了点,锻造了9次方成,不管怎样,能握到这把传说中的神兵,怎能不令人雀跃!

就在3月7日,行会组织了重庆玩家的现实聚餐,他们的朋友发哥从浙江专门飞过来参加了这次聚会,圣の小耕特别说,“补充一句,发哥商行本人我见过了,感觉就像搞洗剪吹的。”(发哥,不要怪记者,这是圣の小耕一定要记者写出来的,冤有头债有主,不要PK记者哦!在此特为发哥委屈一下,记者看过发哥的照片了,明明很帅的,根本和洗剪吹不沾边,小耕纯属混淆视听哦!)

每当在行会里看到“你的武器升成功了”“你的武器破碎了”。心就痒痒,也自己没多的龙文,唉!!嘿嘿!!今个忍不住了,自己也学人凑合着升了把“敲诈”小2哥的龙文,也黑!偶成功哒,哼!!这会我可以指高气昂的去他面前神气一回,老是取笑我是个“笨垃圾婆,做什么都不会成功的”的神话。想到这,挑挑眉头,偷偷的笑不合嘴。那可是第一次自己实实在在扛把锄头在毒蛇纤纤小手挖的,NNDGX,足足挖了一个下午。如今那份喜悦还印在脸上。

经常和一个39及的男法师我俩组队,配合很好.PK技术也不错(我很少夸法师的哦).等刷怪的时候跑来一个40及的女法师,手拿12的血引.一身法神.看的我眼睛都直了.我就有点想暴她的念头.于是打私聊告诉我的同伴.他当时就喷了我一顿,说那是他表妹,而且长得很漂亮的.于是叫来他的表妹让我认识.她叫(嘉菲猫)说话很随和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,(因为当时我的装备也就是组玛套而且还不全).我们3个一起清怪那叫爽.渐渐的我们组队去牛7升级.那时候经常刷夜,没次上线都要密她.我们也渐渐的熟悉了.那时候刚出新衣服猫猫(我已经习惯这样叫她了)就穿上新衣服了,我那叫一个眼搀.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动挂机外挂,她很快就43及了.我也快接近40及(提前说明我从来没有挂机全是手练的).我们几乎没晚都见面,我几乎是晚上刷夜白天上课睡觉的呵呵.她已经上班很久了,自己有车所以装备应该全区前3名的.基本上护身.嗜魂法仗.记忆一套.传送都在她那.她经常接济我的,有好装备都会送我.我叫她傻猫,她叫我傻鱼.呵呵!逐渐的我渐渐喜欢上她了.她也有什么话都和我说的.她家在常州(我的家在北京).经过我不断的努力终于到40及了,会3及冰那叫美.晚上刚上线她就密我到仓月的仓库里面,我刚进屋子里面就看到地上的新衣服.真的很激动.她说傻鱼还不减起来....我穿上新衣服围着她跑了还几圈.真的很幸福的感觉.要知道刚出新衣服能穿上的没多少.她带我去仓月的海边让我陪她聊天.我傻傻的跟在她后面.她说有点喜欢上我了.看到她说的话我真有幸福的感觉.给她打第一次电话,她的声音真的很甜.我们每天都要伴随着对方的短信睡着.她之前有过一个道士的老公是她哥哥介绍的.我经常说想和她在传奇里结婚,但是她都说不愿意.因为他是他哥哥的伙伴,也莫不开面子.就这样我们的矛盾开始了.记得最后一次她传我去赤月老巢.在门口我又私聊想和她结婚.她又说只要我们这样天天一起,结婚不重要的.我很气愤,当时就把她送我的装备扔到地上自己跑进赤月的老巢....渐渐的我的屏幕变成了黑白色...我和她私聊说以后不会上线了,也不会在喜欢她了.渐渐的我的眼睛已经湿润,因为必定传奇和她伴随了我3年时间了.

遇到光辉岁月。传说时,月不解愁正推着我在土城的大密室里跳森吧舞[野蛮冲撞]。蓦然,被她跳跃节奏的猛的一撞,紧接着这姐妹两眼放出了两道贼亮的光芒:“酷哥,帅哥,维纳斯,猛男。。。。”听着她语无伦次的呢喃,我忙满屏幕的乱找:“谁这么大胆?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充帅?”“目标,正前方。”话音未落,这姐妹全然不记舞步,一路狂撞直楞楞的就把我撞到了一对珠联壁合的佳偶旁边。站定,摆好姿势,然后孔雀般的推着我,围着那对帅哥靓女女翩然起舞。[日她奶奶的,PK时咋不见她野蛮技术这么好]放眼望去,那哥们果然是个尤物,颇有K神的气质,一身变态极品圣战,防14的天魔,手里还他奶奶的拿把大屠龙,在那些裁决,龙文的男人群里,更显得鹤立鸡群。于是乎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月不解愁就象一朵葵花向太阳,把那帅哥的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,上上下下,从头到脚看了个够。仅此到也就罢了,她还在我一个劲的在我耳边嘟囔:“看着,怎么也要使个计谋把他弄到手。”月不解愁向来说一不二,那天之后,她就向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我几乎找遍了传奇版块的每一个犄角旮旯,就是不见她的踪影,她一起的姐妹只知道她在土城里发了誓把光辉岁月。传说追到手的广告,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无论你怎么密她,在线就是不回。用脚指头想,也知道这姐妹追那个帅哥去了。果不其然,三天后的一个清晨,我正抱着枕头梦游呢,月不解愁的电话打来了:“哥们,我们学校女生楼门还没开呢,看在发小的[我6级时认识她的]分上,陪我唠一会吧。都让我给搞清楚了,那家伙是黑龙江的,玩了三年的骨灰级玩家,身高一米78血型AB,爱好广泛。那天我们看到的是他第36任老婆,任期两个星期。”“怎么,听你那意思,你是想做他第37任老婆?”说这话时,我的心里突然就那么一酸。“什么叫想做啊,我已经是他的37任老婆了”格着电话我可以想象得到她满脸的骄傲。“不是吧”我大吃一惊,真是晕死。“不和你聊了,女生楼开门了,我要去睡觉了”。月不解愁挂断了电话,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我傻了吧唧的在那回味着她刚才的话。说实话,我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月不解愁真的做了别人的老婆。从小到大,我一直对她稳操胜卷。我觉得她就象我手中的鸟,早上扑拉拉的飞出去,晚上又扑拉拉的飞回来。所以我只是陪她疯,陪她傻,耐心的等待着她长大,却从来没有说过我爱她。始料未及的是,她半路转弯,做了别人的老婆,落到了别人的树上。心中有一种叫悔恨的东西,一点点的啃着我的心,很痛。

上一篇:如果是不喜欢pk的人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内容